呼和浩特塞上老街:老街理发店故事多

呼和浩特塞上老街,是个活色生香的地方。在这里不仅可以欣赏到古色古香的艺术品,还能听闻许多有趣动人的故事。

街上有一间理发店,招牌有些残破,门口生着炉子,炉子上烧着水。不到10平方米的屋里摆满了老物件,东西很旧,也显得很拥挤。店里唯一的铁椅子用了30多年,锈迹斑斑,一下子将人拉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。

袁振兰1986年开始学习理发,1993年开了这家理发店。每天早上七八点,袁振兰就赶到店里,遇到刮风下雨会晚一些,但不会不去。“每天都有客人来理发,如果我不上班他们就白来了。”有时顾客会打电话催她,让她快点开门。

在不断推陈出新的美发行业,传统的理发手艺已经显得很落后,跟不上潮流了,但袁振兰的理发店照样每天顾客盈门。来找她理发的大部分是老顾客。牛先生十几年来一直都在这家小店理发,他说别人打理不出他想要的发型,“袁师傅的理发技术那是没得说!”牛先生家离塞上老街很远,但是他愿意骑半小时自行车来找袁振兰理发。索先生今年已经70多岁了,他说每次来理发就像是定期聚会,聊聊这段时间大家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新鲜事发生,这让他感到很高兴。

遇到逢年过节,来理发的人更多,把小屋挤得满满的。顾客们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热火朝天,闲不住的人会帮助袁振兰烧水、扫地,看她忙得顾不上吃饭,还有人会买点吃的送过来。

前年,袁振兰不小心把一位近10年的老顾客脖子划了道小口,她急忙道歉,也没收钱,不过那位顾客此后再也没来过。袁振兰讲起这件事,脸上明显带着失落,因为这些老顾客对她来说,更像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老朋友。上海419论坛(记者 陈春艳 实习生 涂颖 张宇)(来源:正北方网-内蒙古日报)

越南理发店为什么有名?80元就能成VIP技师更是美貌动人!

在我们的印象中,大街上到处都是理发店,很多家理发店的技师都是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小青年,看上去就不是什么正经的理发店,但是在越南,那里的理发店确实非常的有名,这是为什么呢?80元就能成为VIP,里面的技师更是美貌动人。

咱们都知道,越南并不是一个十分发达的国家,所以这里的物价还是普遍较低的,我们带着很少的钱就能在越南玩的非常尽兴,所以在我们国家,80元并不算是一个大数目,但是在越南确实非常的值钱,只需要80元,你就可以享受两个小时全方位的服务,而且这里的技师也非常的周到,不仅会给你洗头洗发,甚至还可以给你修理指甲,上海419论坛这样的价格,加上这样的服务,是不是非常诱人呢?

除了这一点非常有名之外,越南理发店的技师也非常的出名,因为在我国技师大部分都是男性,但是越南基本上都是美貌动人的美女技师,仅仅是观看这些美女,我们都感觉赏心悦目的,更不用说他们贴心的为我们服务了,怎么样,看到这样的美女技师,你想不想去越南的理发店理个发呢?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哦。

10多名理发店老板倾家荡产 全因这对职业经理人

热播剧《猎场》中,明星胡歌饰演的“猎头”,专门以给大企业搜罗职业经理人为生。而在温州乐清,有一个奇特的“职业经理人团队”,他们不爱去上市公司,专盯着街头的理发美容店,还不用挖角,总是毛遂自荐。结果,相信他们的老板们几近倾家荡产。

徐女士在乐清大荆开着一家规模不算小的美容理发店,由于竞争激烈,虽然她苦心经营,可店里的营业额总是上不去,这几年还亏了不少钱。

对方有两个人,年纪大的叫老许,年纪轻的叫小樊,两人很热情,很快就跟第一见面的徐女士聊得热火朝天。

老许和小樊告诉徐女士,他们是美容理发界的“职业经理人”,是一家美容美发品牌连锁公司的销售冠军,在全国各地拥有很多成功的案例,这次特地来乐清扩展事业,觉得徐女士为人不错,她的理发店也有些“潜质”,就想跟她合作。

“你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把经营权交给我,就坐等收钱吧……”老许和小樊一唱一和,徐女士听得很开心,当即就答应把理发店交给他们。

考虑到老许和小樊都是行业“大牛”,这么好心带着自己发财,徐女士就豪爽地同意对方的方案,老许和小樊一分钱不出,享有理发店55%的股权,将来双方按股权比例分红。

为留住客源,老许和小樊推出最低可获得三折优惠的活动,这样的折扣力度在当地可谓空前,连基本的人工费和水电费都不够,但很受市场欢迎,来充值的客人络绎不绝。

徐女士懵了,客人们依然按着充值额来消费,但她根本没办法补上这么大个窟窿,无奈之下,徐女士只能忍痛把理发店带着债务一起转给别人。

把徐女士骗得血本无归后,老许和小樊没有收手,他们带着团队来到温州市区,又用同样的手段,骗取一家理发店的经营权,卷走两个月的充值款后,再次逃之夭夭。

去年10月份,他们回到乐清城区,又找了家理发店,这一回,他们不仅骗充值款,还玩起“股权众筹”,以一股2万元的价格对外销售,前后买掉理发店13%的股权,得到26万元……

警方查明,老许今年38岁,小樊今年28岁,他们都是安徽人,在理发店打工时认识,虽然都只有初中文化,但对美容理发的业务非常熟悉,加上口才了得,经常骗得其他理发店老板一愣一愣的。

案件到了乐清市检察院后,经办检察官一梳理,被结果吓一跳。“他们以同样的手法,曾在南京、江西宜春、丽水青田、成都、金华横店、温州等地骗取理发店店主信任,实施诈骗。”检察官说,被骗的理发店不下10家,结局不是转让、倒闭,就是店主跑路。

经办检察官介绍,老许和小樊等人的诈骗手法其实很简单,就是空手套白狼后,以各种手段急速收集资金,然后携款跑路。

比如,在经营一家理发店初期,两人以装修为由,大量瞒报、虚报装修款,大幅度提高装修成本。在购进美容仪器、产品过程中,也虚报价格。此外,组建员工团队时,他们还会大幅度提高工资,让自己人担任经理、总监等要职。上海419论坛,“等到大量充值卡金入账后,和虚报成本一相减,利润就所剩无几。”检察官说。

今年11月9日,乐清市检察院正式对老许和小樊等四人向乐清法院提起公诉,全国首例针对美容美发店以帮助经营为名后卷款逃跑的诈骗案件。

贵阳有一家“三八理发店” 因清一色女理发师而得名

3月7日下午,贵阳永乐路66号。七旬老人张绣华正在一家老理发店剪头发。上海419论坛。一旁响着剃刀修面滋溜滋溜的声音。

她已经迷恋这家老店30多年了。这家店有一个特别的名字,叫“三八理发店”。从上世纪40年代创立至今,已经经营了70多年。这个店铺最兴旺的时候,有33位师傅,而且全是女性。

随着时光的流逝,老店现如今有11名理发师傅,他们的性别搭配也很特别,有3名男师傅,8名女师傅。年龄最大的61岁,最小的35岁。

昨日下午4时许,记者走进这家老字号理发店。在永乐路与中华路交叉口,沿着永乐路向前走100米,道路的左侧,抬头即可看见“三八理发店”几个大字。

“这个老伙计已经有30多年了,舍不得报废。”杨萍告诉记者,老电吹风风力柔和,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一样,而且定型效果非常好,哪怕只有几根头发,都能够定型。

张绣华今年78岁,坚持来这里理发有30多年了。她说,老店仍保留着多年前的理发方式,躺在理发椅上刮胡子、用推子剃头。

不过,这家店并不是一开始就叫“三八理发店”。据理发店老板夏培英介绍,老店是在二十世纪40年代由一批扬州人创建的私坊,当时开在当时的广东街,现在的中华北路上。

“听老一辈的说,‘三八理发店’这个名字是改的。”夏培英说,当年周恩来总理和夫人来到贵阳,在美华理发店理发,看到店里的员工都是女性,时任全国妇联副主席的就笑说,这里都是女同志,何不叫“三八理发店”?

1972年,夏培英进入“三八理发店”,从学徒干起。“那时候,大家都是排着队来理发。”夏培英还记得,当时理发带吹风的是3毛9分一个人,不带吹风就便宜6分钱。有一年半个月不到,夏培英一人就挣了100多元钱。

80年代初“三八理发店”面临关闭。夏培英舍不得这块老牌子,1989年,她与丈夫魏清华一咬牙,就将这家老店承包下来。

承包“三八理发店”后,因为理发技术和设备较差,夏培英一度被压得快喘不过气。1990年,当时贵阳还没有焗油这项技艺,为了赶上潮流,夏培英就专门到上海学习。

回到贵阳,经过多次反复调制,“三八理发店”终于成为贵阳第一家使用焗油技术的理发店。“当年三八妇女节,我们做活动只收半价,焗油每人3块5,当天来了近两百人。”时隔多年,夏培英依然记得这些琐碎的细节。

可是,很快,“三八理发店”又面临了新的考验。1994年中华北路拆迁,“三八理发店”的生意开始下滑,老字号面临着极大的考验。夏培英赌上了全部的家当,在毓秀路每月花3000多元房租租了一个门面,总算是站稳了脚跟。

“当天下着大雨,路上极静,但店里人太多了,我们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。”夏培英回忆,尽管店面在困难的时候,搬上搬下搬了很多地方,但顾客一直追随不离不弃。

最兴旺的时候,店里请了33名理发师傅都忙不过来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老店现如今有11名理发师傅,他们的性别搭配也很特别,有3名男师傅,8名女师傅。在这里,男士理发一律30元,女士一律20元。

尽管现在满街都是装修豪华的高级理发店,但“三八理发店”每天还是会接待上百名顾客,这些顾客各个年龄层的都有,不过大多还是以中老年人为主。“这些熟客一直坚持来这里理发,除了喜欢这里熟悉的感觉之外,店里的老手艺和老工具都功不可没。”夏培英告诉记者,这些熟客已经在店里理了大半辈子的发,她看着很多孩子从小长到大。

“三八理发店”一直坚持对顾客使用干净的白毛巾。“店里所有的毛巾每天晚上都要拿来浸泡,一律用高温消毒,一般男士理发要用三四张毛巾,女士理发要六七张,每张只用一次,绝对不重复使用。”夏培英说,虽然这样无形当中增加了一些成本和繁琐的工序,但这样才能让顾客真正体会到在老式理发店里的“老味道”。

不仅如此,“三八理发店”还传承了老店的仪式。顾客进门迎声:请进来。顾客坐下来时问声:你要剪哪里?出门送声:欢迎下次再来。

46岁的理发师傅向德才穿着白大褂,正手拿剃须刀给代老伯修面。代老伯很享受地躺在老式理发椅上,向德才用热毛巾在他脸上捂一会,接着手拿锋利的剃刀熟练地蹭上去,伴随着一阵阵“滋溜滋溜”的声音,大约3分钟时间一张脸就收拾干净了。

“修面是传统老式理发手艺的基本功。”向德才25岁进老店学理发,一呆就是20多年,他说,传统老手艺最讲究的是手上的感觉与力道的拿捏,手腕功夫是否到家,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理发的效果。而这个手上功夫,不经过三年学徒的苦练,是出不了师的。

“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对吗?”夏培英已经67岁了,笑起来眼角的纹就像水里的涟漪,她常常感到自己力不从心,但很多东西难以割舍,希望能开久一点,不让这门手艺失传。

时光渐渐生锈。七旬老人张绣华依然带着一种怀旧情结,在这里理发不是因为价格便宜,而是这里有她岁月的回忆。她告诉记者,如果这家理发店搬家,她还会继续追随。(文/记者王奇图/记者杨兴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