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市民生活指南 照片里的上海小囡都在和中年危机做搏斗了吧

照片上那些天真、欢笑的脸庞,今天很可能也在过儿童节——他们带着孩子奔波在去培训班的路上,中午抓紧时间吃了个儿童套餐。

是的,照片上的孩子,也到了为孩子教育“吃土”的年纪,到了担心自己发际线的年纪,到了早忘记了当年从少年宫所学才艺的年纪……

陆杰看到爸爸手中拿着一个很小的乐器盒,很好奇,问了之后才了解到,这个叫“东东”的小男孩是要去音乐学院的老师那里学小提琴。

陆杰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当时他在《上海画报》工作,手里拿着照相机几乎拍遍了上海的每个角落。

不过到后面,橘子水也不能抚慰他烦躁的心情,忍不住哭了出来。陆杰觉得特别有意思,按下快门记录下了这一刻。▼

在这次拍摄之后,陆杰和东东家成了朋友,他后来去过他们家拍照,还在东东爸爸出差时,去机场拍下了东东母子送别爸爸的场景。

“拍这组照片的时候是1998年,现在东东应该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了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陆杰说。

兴趣爱好班,集中在少年宫。所以几乎每个上海小囡,都有爸妈骑自行车载着自己去少年宫上课的经历。

手风琴、琵琶是当时的热门乐器,学得好的孩子就能得到在“六一”文艺演出或学校大型活动中表演的机会。

天气已转热,可以穿上妈妈准备的新衬衫、花裙子。学校里总会举办游园活动,一个个教室去玩游戏,上海419论坛拿奖品。

陆杰也在六一儿童节拍下了很多照片。比如列队表演,主席台前的标语“庆六一,树理想,创世界,迎未来”让人倍感熟悉。▼

“六一”的活动还会延续到晚上。陆杰记得,1983年,他在市少年宫前的草坪上拍下了这张照片,孩子们在进行武术表演。▼

“那时我看了很多《国家地理》杂志,也受在国外的亲戚的影响,所以有一点老外看上海的视角。”陆杰回忆说。

有一天早上,陆杰乘坐渡轮从浦西到浦东去,船行至江中,他正好看到对面的渡轮上有好几个背着书包的孩子,于是赶紧按下快门。▼

他记得脖子上挂着一把钥匙,放学后穿过几个弄堂自己走回家,和同住一幢洋房里的其他小伙伴在花园里玩闹。

像周戎一样自己回家的孩子不在少数,但和现在一样,学校门口也总有一排家长等着接娃。双职工父母没法接,奶奶帮忙接孩子回家。▼

学校组织“在外滩看浦东、画浦东”的活动,陆杰虽然不记得拍摄的具体时间,但他肯定地说,一定是在东方明珠电视塔建造起来之后。▼

有一天,他去溜冰时正赶上一个学校活动,有外国老师带着孩子们溜冰,陆杰觉得挺有趣,拍下了照片。▼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